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残培故事
宁静淡泊做学问—访著名语言学家王宗炎教授
作者: 1995级 孟令奇    更新时间: 1998-06-25    浏览: 3480 人次
 
 
十一月的一个下午,我们《残培人》编委及两名新生去拜访著名语言学家、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王宗炎教授。来到王教授所住的楼下,约定的时间还未到。深秋的天空澄净如洗,树木蓊郁苍翠,偶尔一声鸟鸣,更显得四周一片宁静,我的思绪不禁荡漾开去。
 
在“残培”同学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个人英语水平高不高,要看他的字典用得旧不旧。这个有趣的检测方法是王宗炎教授告诉我们的。两年前,已是八十五岁高龄的王老亲临我校作讲座,生动风趣,深入浅出地介绍了字典的使用方法,让我们受益匪浅。王教授是语言研究领域的泰斗,有人把他和已故的许国璋教授并称为英语学术界中的“南王北许”。他年事已高,平日深居简出,难得参加外面的活动,能见他一面已经很难,而我们却能亲耳聆听他的讲座,何等幸福!
 
作为卢校长的老师,王教授始终关心“残培”的发展。早在1995年底,他和其他64名中大学者、教授联名上书广州市市长、市委书记为“残培”请命,呼吁政府拨款为“残培”兴建宿舍楼并对其进行“公助”。他还为我校捐了很多书,其中有不少是他自己著的有关语言学研究的著作。在《残培人》创办之初,王老还欣然题写报名。
 
约定的时间到了,我们轻轻叩门。王老亲自把我们迎了进去。我们送上鲜花,并转达了我校师生对他的问候,他的脸上绽开了孩子般愉快的笑容。王老虽年逾八旬,但精神饱满,步履稳健。
 
一进门,及目所见的都是书,窗台上,走廊顶端的书架上,甚至连西式的壁炉上端都摆得满满的,让人感到仿佛走进了一个书库。王老笑着说,学校给他安排了新房,他惦记着这么多书没处放,没搬。王老现在主要为中青年老师们审审稿子,为他们的书写序,奖掖后进。王教授八十年代起担任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现代语言学丛书》主编,在八十岁以后还不辍笔耕,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他早睡早起,极少熬夜,生活很有规律,用他的话说,此乃“小炷油灯长养生”。细水流长也。
 
王教授研究学问一辈子,却不谈做学问,而先说如何做人。他说,德才兼备,德先于才。他主编过《英汉应用语言学词典》等,便举例说编一本词典,要集很多人的智慧与努力,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要有合作精神才能做大事。其次不要计较名利,有人为房子、为工资闹得情绪不宁,坐卧难安,对身体不利,更无心做学问。
 
王教授早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于1949年回到中大任教,白驹过隙,悠悠半个世纪过去了,王老致力于语言研究事业,从黑发到皓首,痴迷不悔。在外人眼里,搞语言研究既枯燥又清贫,是什么使他如此迷恋?王教授给我们的答案很简单:兴趣。他引用英国作家的一句话:知识分子凭兴趣工作。此言真也。当今的年轻人也许更乐意从事有直接经济效益的职业,我们询问王教授对此有何评价呢?“可以理解。个人的选择也是受社会大环境影响的。愿意做学问的就留下来,人各有志嘛。”王教授通达平和,并无有些老人常见的愤世疾俗。
 
我们感谢他为《残培人》题写报名,同时也表达了我们水平有限,很难突破的苦恼。他听后微微一笑:“只有愚蠢的人才说自己水平高”,幽默而坦率的话让人一振!聊着聊着,我们渐渐忘记了紧张,眼前侃侃而谈的是这样一个随和、健谈又思维敏捷,处处流露机警和智慧的老人。我甚至有一种感觉,和王老聊天,就像面对一泓深不见底的湖水,湖水湛蓝澄净,可是其丰富的蕴藏却让人向往不已。当我不禁说出心中的景仰,王教授却一乐:“你说的只是你的想象,想象我到了一种境界。其实我再普通不过了,这是心里话,不是谦虚。”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王老不见丝毫倦容,我们却不能再打扰他的休息了。临别时,他送给“残培”学生两句话:坚持学下去,持之以恒;要乐于帮助别人。言简意丰,让我们久久回味。他还送给我们他新近出版的《语言学和语言的应用》一书并题字:“供残培学员同志们参考”。当我们提出要和他合影时,他欣然应允。为了取景,他走出大门,一直走出老远,脸上始终挂着饶有兴致的微笑。仅此一件小事,便让人体会到他一再强调的合作精神。
 
我们和王老挥手告别。深秋的阳光照着他步履稳健的背影,这一幕将永远定格在我们心里。
 
 
 
 
 
   
 
  电话:020-34377163 、020-34378573
传真:020-34378573
电子邮箱:getch1994@126.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南华西路敬和里18号
邮编:510235
  版权所有©1994-2017 广州残疾者英语培训中心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7800号-2
本网站由广州·净致设计工作室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