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残培故事
找到生命的支撑点
作者: “残培”创始人 卢守荣    更新时间: 1994-10-25    浏览: 30554 人次
 
一个平凡人的思想情绪往往是易变、反复的。出院后呆在家里,干不了什么,又极少和人来往、沟通,心绪又逐渐变坏了。家人焦虑难过。他们无意中听说有一种俗称“电子喉”的发音器,专供切除气管和声带的癌症病患者术后使用,顿时十分高兴,多次说要替我买,我都不置可否。但有一次,我突然莫名其妙发火。我写了几个大字:“哑巴就哑巴,不能讲话就不讲话!” 我这是自暴自弃,一种突发性的变态:自我报复。妻子和孩子理解我的心理, 忍受了我的暴躁。不久,他们建议我做点轻松点儿的工作。我踌躇了一番,最后决心重新担任一间上千名学员的成人业余英语学校的顾问。(以后,当了校长,一直至今)。恢复一段时间的工作,重新接触社会,我变得“温和”些了。虽然,一切都得靠写字来表达,麻烦很多,但毕竟可以做事,可以服务社会。
 
脾气好些了,妻子和孩子们抓住时机,多次劝我买“电子喉”。终于,我同意了。儿子立即从香港买回来了,是德国制的。这是一种高科技产品:不锈钢外壳,仅200克重,外形像个小电筒,用一节电池可以连续讲话3小时(电池可反复充电)。用时把电子喉前端顶住颈部,按按钮,就能发音,还能调节音量和音调。练习了几天,可以断断续续地讲简短的句子了。当我用电子喉对着家人讲“我─讲─话,你们─听─见─吗?”时,尽管声音有明显的机械声,像“太空人”的声音,但他们顿时高兴地齐声大喊:“听见了,爸爸,我们听见了!”他们把我拥在怀里,笑作一团……
 
我终于从绝望中挣扎出来了。
 
有了真情,有了事业,重回社会,融入群体,保持开朗乐观,癌症患者会生活得轻松些,生命之路会长些,这是我的体会。
 
记得1992年春夏间,广州市海珠区教育局长叫我设法筹办一间弱智学校。我作了种种设想,不行,毕竟我对弱智教育是门外汉。我在困惑中,突然记起我曾分别帮助过两位肢残青年学习英语。一个叫陈颖,一个叫卢小茵。她们是我的骄傲。她们除了有学习语言的悟性和灵性外,更主要的是她们具有勤奋拼搏和刻苦钻研的可贵精神。她们原来的英语基础都很差,经过一段时间的惊人刻苦学习,进步极快。后来, 她们先后赴美分别攻读博士和硕士学位了。“残疾人若自尊自强, 肯定可以成才。学外语很适合他们!”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教育局长,“办弱智学校,我完全外行。办英语学校,我也许还有点办法。”局长是一位办事果断的人。他立即提供二层楼共六间课室给我,让我筹办一间残疾人的英语学校。
 
在我还处于构思阶段时,我偶然看到一个资料:中国有5,100万残疾人(96年初统计数字为6,000万),其中约三分之二是文盲,超过三分之二的人生活不能自立。我深深震惊了。我无法接受这个惊人的数字。这是一个令任何善良的人都会产生揪心之痛的数字和现实!
 
我把强烈的感情埋在心里,开始作理性的思考和策划:要办一所培养肢残青年的高等英语学校,努力使他们具有较高专业水平,较高文化修养和较高思想素质。他们必须自尊自强,勤奋学习,成才报国。这样,我们才能成功地塑造一个残疾人高大、完美的群体形象,以这个形象唤起千千万万人给残疾人更多的理解、同情和爱,也以这个形象激励其他的残疾人自尊、自信、自强、自立。我认为,这所学校不仅不能收学生任何学费、杂费,而且,还提供助学金和奖学金。对他们必须奉献爱心, 但又必须严格要求。用两年半至三年时间,使他们获得超过大专的水平。由此, 必须通过传媒让社会认同、了解、支持和赞助这所学校。这整个构思, 获得了教育部门的同意。
 
于是,1993年春夏间,定名为“广州残疾者英语培训中心”(简称“残培”)的学校开始着手筹办了。
 
一个脆弱的生命,若注入能激活心灵深处的力量,那么,这生命就有了支撑点,就可能逐渐坚强起来了。出院时,医生叮嘱我:康复后工作,只能每天干四小时。还吩咐我每一两个月,最多三个月回院复查一次。
 
但是,我能吗?我必须做大量的工作,即使每天干10小时,也做不完方方面面的事,特别是看资料,思考,起草各种文件等静态工作。幸好,我另一间成人业余学校的同事们, 多是一些热心肠的年轻人。他们无偿地帮忙印制调查表、邮寄、做统计、跑外勤等等。
 
但有许多工作他们毕竟插不上手。我必须按“残培”办学宗旨和目的要求亲自制订教学计划和教学大纲,选定所有课程的课本和教材,聘请大学资深老师(令不少学校羡慕不止,我们先后有20多名任课老师,除两名外籍人士外,其余10多位是大学的正副教授,两名讲师),物色各方面的专家教授当“残培”的顾问(现有顾问30位),还要向有关部门申报办校批件,设计电化教学室和图书室,制订招生计划,直至编复习提纲、拟制入学试题等等。作为一个普通教师,我毫无创校经验,真是力不从心。唯有兢兢业业学着干, 干着学。最令我感到艰难的是我们并没有筹办学校的经费。因此,当一个爱国团体“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通过我那在香港新华社工作的女儿的推介,给“残培”送来第一笔10万元的捐款时,我们欢喜若狂!
 
1994年2月,市教委和市政府正式批准我们建校了。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全方位加速我们的一切工作。大者如通过一切可能的途径,设法让社会知道和认同“残培”,从而给“残培”以资源上的支持,小事如装修残疾人专用洗手间、无障碍通道等等。说真的, 我们干得非常非常辛苦,不过,我们又感到非常非常兴奋和高兴。“再过几个月, 我们就可以迎接第一届学生了。”我心里已开始激动了。
 
当我读着那一封封来自广州和10余个省市的渴望能到“残培”读书的来信时,仿佛看见一张张期望的脸孔,我无法抑制内心的不平静:
“我不想做一个对社会没有用的人,我渴望用知识来武装自己,拥有一个真正的自我。请收下我这个学生吧。”(南京来信)
“一直以来学习无望。悲观和失望使我的心都碎了……盼给我福音。”(广州来信)
“在我痛苦绝望之际,我得知‘残培’的消息,这使我重新看到了希望。”(广东始兴来信)
“……生活得多么艰难和痛苦,在我对生命几乎绝望的时候,‘残培’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心里变得明亮起来了。”(四川的来信)
“……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个美丽的梦,期待着有朝一日能迈进大学的大门。今天,我渴望能进入您创办的学校学习。”(湖南来信)
这些伤残青年渴望读书的话,显示出他们的隐痛是巨大的,而梦想又是无尽的。我感到一种内疚,内心不无歉意地说:年青朋友,对不起呵,“残培”办迟了!
 
卢守荣(中)
 
 
 
 
   
 
  电话:020-34377163 、020-34378573
传真:020-34378573
电子邮箱:getch1994@126.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南华西路敬和里18号
邮编:510235
  版权所有©1994-2017 广州残疾者英语培训中心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7800号-2
本网站由广州·净致设计工作室制作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