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校园生活  >  残培故事
我的未来不是梦
作者: 2007级 梁金令    更新时间: 2008-02-15    浏览: 2301 人次
 
我天生就是个不安分的孩子,就连出生的方式也异于常人,听母亲说生我时,我是脚先出来的,后来缘于我迟迟不肯露面,所以给我接生的那位“可亲”的婆婆就助了“一臂之力”,抓住我的小脚一把就把我拉了出来,可不幸的是那位婆婆在救我一命之余的同时也冠以了我的左脚“小儿麻痹”的美称。虽说那“一臂之力”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威力连我左脚的一根骨都弄丢吧?可当人们无法为一种错误找到理由的时候,往往会把它的过错归结于人为。于是那位婆婆便成了罪魁祸首,更甚至于连我这个“知识分子”直到现在也相信这也许是最好的理由!(若死去的那位婆婆泉下有知的话,当初她一定死不瞑目吧!)
 
伴随着这个“美丽的错误”,我在农村的爷爷奶奶家度过了我无忧无虑的童年。童年的时光总是美好的,乐哈哈的表情是我的招牌笑容,期间也许是自己真的是天资聪颖吧——每个学期都能捧着一大堆的奖状回家,爷爷乐得直夸:“这孩子是块读书的料子,以后可能不会让我们操心太多的咯!”当然,年少的我听了大受鼓舞,于是就想着将来有一天自己会成为某某名人、某某大明星……但同时心存一丝的疑惑,为什么我会令到家人担心呢?当然这些疑问不会在一个孩子的心中逗留太久,很快地我就淡忘了。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烦恼呈日增趋势,我突然发现自己犯的那个“美丽的错误”其实并不美丽,每当从别人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私耳中走过时,我就对自己异于常人的走路姿势感到羞愧,有种想找地方藏起不再见人的冲动。渐渐地我开始变得沉默甚至有点孤僻,在与同学之间的交往中,我也选择了远离,只因为她们眼中各种说不清的眼神令我感到害怕。
 
如果说同龄人的嘲笑是我心中的一道伤口,那父母的离弃即犹如往伤口撒了一把盐,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啊!!!因为我的残疾,父母没有让我跟他们一起生活,只因为父亲现在算是个小有成就的人了,身边的朋友多是富豪权贵之人,如果让别人知道他有个残疾女儿的话,那该多没有面子。于是每年的暑假、寒假,他都会找理由来推搪我。然而最令我伤心的却是那一年的年初一,那是我第一次跟父母在一起过年,每年的大年初一父母都习惯带上弟弟们出去游玩,而我同样也期待会有个开开心心的一天。可当我早早准备好后,临出门时父亲却叫我不要去了,等下一次再去,我当时不依,一下子就哭了:“为什么要等到下次啊?”母亲也劝道,“这次你爸有很多朋友也在一起,你走路这样子就不要去了吧!”“我走路这样子”仿如五雷轰顶,只觉天旋地转,我终于明白了,原来的我亲生父母也嫌弃我的残疾……啊!啊!啊!那一刻,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就在我的心里漫延开来,一直往心的最深处漫延!
 
最后他们还是去了,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留下,而我却永远地留下了我的眼泪跟心底那一种说不出的痛,它们铭刻在我的心上,至今想起仍不禁落泪!即使父母在物质上对我从不怜惜,但我还是不能原谅他们,我真的觉得很委屈,为什么所有的错都要我来承担,而作为父母的他们却不懂得如何教导自己的孩子要坚强勇敢地面对现实、自信地去生活?直到现在我还是想不通,当然父母也从没有跟我谈过这些,也许他们没有想过会伤得我那么深吧!
 
呵呵!人不怜我,我自怜。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社会阅历也在日益增长,从生活中我懂得了坚强,学会了自信。尤其是进入“残培”读书的这大半年来,我收获甚丰。在“残培”,我得到了集体的关心、呵护!童年时代那个乐哈哈的我又重现了,心中那种“愤世”的思想也正慢慢地淡去,因为我知道,别人的看法、想法永远是别人的,而我的命运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不必太在意别人的目光,只有自己才值得永远地去珍惜、在意!对于父母,我现在正在努力地跟他们沟通,尝试着让他们了解我的心意和一些想法,毕竟“血浓于水”是个不变的事实,亲情永远是维系我们情感的纽带!我知道终有一天我的心结会慢慢地解开的,而我也一直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小小的我有着大大的梦想,我知道只要我坚持、努力地为着我的梦想而奋斗,我的梦想终会有实现的一天!

 

 
   
 
  电话:020-34377163 、020-34378573
传真:020-34378573
电子邮箱:getch1994@126.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南华西路敬和里18号
邮编:510235
  版权所有©1994-2017 广州残疾者英语培训中心
网站备案:粤ICP备12037800号-2
本网站由广州·净致设计工作室制作维护